• 《理发师》·慈城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uki19840215-logs/15228462.html

    再看《理发师》已经是一年后的昨天了,我需要回头重新认识慈城。n看着看着电影,忽然觉得影像中的种种我是那样的熟悉。房梁、柱子、青砖、灰瓦。和小陆家是那么那么的像,于是在影院里我就掏出手机问:《理发师》是不是在你家旁边拍摄的?小陆久居杭州,也不清楚了。看来要再找到这些地方,得去问慈城的老人了。n说到慈城,那是我96年8月移居到的地方。和想象中的青山绿水,亭台楼阁相比,实在很逊色。尽管大家常说,沿海开放城市是何等的前卫与富饶,但在我看来:没有红绿灯,没有人行道;刚开始一家四口居住在29㎡的空间里,没有马桶,没有浴缸。我更怀念城市生活。于是每每在梦里,我都能常回到人民街100号——我的家属院里。要是站在房地产开发商的角度来看,当时的家庭住址属于市中心黄金地段。于是感官上的发差让我从小就认定慈城是乡下。对于慈城人的种种生活习惯,也就统一归类为乡下人的生活习惯。比如:用小河沟里的水洗菜、淘米、洗衣、刷马桶;比如站在墙边旁若无人的撒尿;比如街上没有红绿灯、没有人行道、使用频次最高的交通工具是三轮车;在当时的慈城,几乎没有几个本地老师能说国家通用语“普通话”。n就是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下,我生活了近12年,期间零星在杭州“寄居”四年。渐渐我发现自己的个性里占据较多的是叛逆、好强、博爱、颠覆、张扬。看了安妮宝贝的书,意识到自己正在慢慢儿变老。意识上,从前卫回归到古朴;口味上从咖啡回归到茶叶;喜好上,从多变回归到守恒。尽管对于《论语》和《庄子》还是多少有些排斥,但是心里上已开始接受。n发现了自己的转变也会随着转变的视角。我开始向往一种纯粹意义上的“村居”生活。喜欢古井,古巷、喜欢前有田后有院的别墅,喜欢听“鸡犬”的叫声,喜欢闻着村里特有的“土味”。宁波作家协会的副秘书长这样描写慈城的古巷。【慈城也有很多条古巷。在老城区闲逛,不经意间就会踅进一条古巷。小巷的两边都是建于明清时期的旧瓦房,青砖灰瓦,古色斑斓。中间是一条窄窄的、细细的小道。小道是用天然的山石凿平后铺设的,只是由于年代久远,雨雪侵蚀,很多小巷的路面都已经凹凸不平,甚至残缺不整。但是它的古城特色,古巷的韵味还在。在这些众多的小巷里,最典型也是最具江南风味的当数察院巷了。自城北的小关圣殿南首路往东第一巷,即为著名的察院巷。小巷的一面是历史上的察院之所在,一面是著名的状元坊。高高的灰黑的围墙之间,夹着一条细细长长的小巷。小巷略微有些弧度,站在巷口一眼望去,似无尽头之感,给人以无限的遐想。著名画家陈逸飞在拍摄其谢世之作电影《理发师》时,就曾在察院巷拍摄过实景,这更为慈城的古巷增添了几分光彩。】n也正是因为又一次看了《理发师》我才原原本本发现自己生在福中不知福的“德性”。周末要是无其他是我要回去好好逛逛古镇,看看古镇,《理发师》留在大脑中的影像要把它一一挖出来。n今日采访发现:n【暴牙狗和蓝牙偶】n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晚会王后照片发布 2006年10月30日
    分类:

    评论

  • 狗狗明显是地包天嘛
  • 可惜你属猪。。。
  • 生犬如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