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行者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uki19840215-logs/15228450.html

    昨天忙完手上的活已经九点半了,回复留言,关掉电脑。离开单位,按理说身心疲惫该是睡觉的好状态,可惜内心久久不能平复。n 一个人走在沿江路上,看着对岸的灯光、吹着冷冷的江风、听着拍岸的潮水、身边都是菊花。我不喜欢菊花,不管它开得艳亦或怎样,从祭奠“故人”的花边上走过总是寒意冉冉。就这样,从这一头走到那一头,即便中途拿起电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虫子睡了、又又关机了、了了忙着准备订婚,就在那一瞬间发现身边的人都在自转,我当然不可能公转。走到尽头没有看到站岗的哨兵,又折回了。依然在菊花丛中,听到小猫歇斯底里的叫声,却看不到它的影踪。一路上没有多少人,天色暗,天气凉,就连“站街女”都不在线。间隔间看到草地上有小帐篷,有人早已安睡,也许他们是菊展的守护者吧!江堤的护栏有一段空在那里,走近看看,潮水涨上来了。这时候不管你用多大声哭泣,都听不到。任江风吹乱头发,吹干眼泪。继续前行,在清川路口终于看到了一对男女,他们的手指间亮着红点,慢慢儿放入口中,吐出白烟。停下脚步,看着沿江路,灯火通明,尽管道路宽阔,但我却找不到属于自己的路。n 看着人行道的绿灯开始闪烁,我淡定地穿过马路,开着大灯的两个司机与我擦肩而过。 清川路上几乎所有的店都关门了,国家幼儿园的门卫还亮着灯,抬头看看清川小区的住户,好多窗户都漆黑一片。看着路前方KFC还亮着灯,也就加快了步伐,打烊了!超市门前的路好宽,原来少了三轮车夫,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十点半的路上,人烟稀少。直走左转,到了人民大会堂前,想从公园穿过结束这段游走的时候,眼前有个拎包人从我身边走过。“呀!你不是刚在沿江路吗?这么晚了还一个人走。出什么事了,要我安慰吗?”面无表情的走过,心里有丝暖意,有人记得我。转念而想,谁知道好人坏人。n 就当准备走上桥穿过公园的时候,忽然看到身后有个影子。难道刚才那个人跟踪我?转身还是走大路吧。又一次照面,这是我一个晚上第三次遇到同一个人。继续沿着大路往回走,十一点了,两辆541呼啸而过,连541都回家了。终于又重新回到单位楼下了,走了一大圈还是不明白我想要什么,要到哪里去?镇海的夜,静得让你发怵。n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生活淡定 感情留白 2008年11月06日
    分类:

    评论

  • 4F60走了那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