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我,又搬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uki19840215-logs/15212238.html

    不用扳指数,心里很清楚。这是我第四次搬家,历经MSN SPACE,新浪,网易,到了这里。这次搬家没有太多理由,看中的是blog bus的一句话:个人传媒早班车。作为80后的我,身上少不了浮躁,少不了颠覆。这个时代就是这样,不能没有话语权,于是我来了。从06年12月份开始写博以来,到搬家前我正好拿计算器精密计算了一把,共270篇文章,只能说句:跟我走吧。

    电脑坏了,就在大年初三那天听说罢工了,实在不是好消息。兴冲冲借了一张XP安装盘,于是三下五除二的进行着安装。结果网卡驱动找不到,后经N个电话咨询,无果。只好睡觉。今儿个清晨,在爸妈忍无可忍的呼号中终于在十一点彻底睁开了睡眼,开机,电话,继续修电脑。依然没有任何好的迹象,火,噌噌噌,冒三丈。

    小陆的男友要帮我修电脑,心里暖洋洋的。算命的人说我总有贵人相助,可不是嘛。俩人晚上回家,所以我按原计划继续看考研的书。五个名次解释后,短了大头一下,他也表示晚上走亲访友归来后,来家里看看。没想到,一小时不到的时间,大头已经出现在我家电脑桌前了。

    大头,男,保送上海交大研究生,专业:不详。我被叫大头那是2006年的事情,这个大头历史悠久。相传在我们都上小学的时候(96年以前),他就被命名了。二脚辫的妈妈说:“SJY,这么多年你最大的变化就是头越长越大。”这么一说我还真回忆起来了,我小时候头没嘎大的。见到大头我笑笑说:“肯定是因为我和你住前后楼,所以才头越长越大。”一边重装着电脑,两个大头回忆起了小时候的故事,我们在班里可是两个极端。我是那种成绩排名从后数列前茅的人,而大头跟我正好反一反。这也就是人家为何是保送研究生,而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借着艺术类本科走了捷径。从上大学开始我们就一年一见,有时也就隔着玻璃打个招呼,像这样重装电脑拉近了我和昔日同学的距离。

    电脑修好了,发现HP确实还不错。尤其是它把安装盘验证码贴在本本背面这一招,实在太狠。

    扬扬洒洒间,发现大年初五要来了。也不知道还要多长时间博客才能搬完家,我要阔阔了。

    我妈说我小时候很瘦,别人还说我营养不良。从12岁开始胖起来的,之后不可收拾。这样看来,我的底子还不错,不属于喝水都长肉的类型,瘦下来有戏

    我妈还说:“生你那年是六十年一遇的金鼠年。”言下之意我命相还行。可是算命先生说我,五行缺金,一个金也没有。

    本命年来了,让我平稳的低空飞过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元宵过了 2009年02月10日
    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