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说着]

    中午1点30,吃好饭洗好碗,就这样一屁股坐在了电脑跟前。

    上了会开心网,挪挪车位,给拉力赛加加油,顺便看看友人动向。

    从床底翻出一本书《别笑,我是英文单词2》便便时候翻了两页,感叹于我的英语真的都还给老师了。

    想一些小事情,比如:明晚刘畅出嫁,她是室友里第一个走进婚姻殿堂的,想想能见到好多同学,心中不由暗喜。

    话说周一的晚上要进行业务比武,估计是一张充满了选择、填空、简答、论述的试卷。

    上帝...
    分类: 说着
  • 昨晚的圣诞夜行,前半场实在不想多说什么,真的很无聊的活动,我很有雅致。

    后半场在酒吧里发呆,乌烟瘴气,在台上穿着暴露跳舞的不是胖子,就是瘦子,就不能稍微匀称点嘛。

    刚进酒吧的时候,感觉怪怪的。看来我真的不属于这个地盘了,总觉得周围的人和自己隔着一道屏障。在杭州的时候,我一直很喜欢待在这么一个热闹闹的地方,不论是南山路上嗨到极致的,还是曙光路上的慢摇吧,只要有色子,只有有朋友,就能很高兴。而现在即便能有大把的时间和金钱出入这个地方,也不愿意多去,难道是岁月开...
    分类: 说着
  • 伴着挂在西边的太阳,结束一天的工作。就因为齐大爷那句:哎!这期节目不错,看着舒服,脉络也清楚,心里暗爽。

    在公交车上忽然一回头看到了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到高中毕业都是同学的秦同学。知道她是宁大中文系的,至于之后就不知道。大家在一起难免会回忆小时候,她家有院子,有井,有阁楼,还有现在古装片里的木头大门,当思绪还在回忆中游走的时候,秦同学说,我家早就是拆迁户了。也就是说,院子没了,呜呜呜~心里很难受,难道是感叹拆迁破坏人文嘛。

    大学毕业后,我一直留在镇海工作,来的...
    分类: 说着
  • 终于在浓汤宝的打底下,把各种丸子和白菜,西蓝花煮在了一起,冷冷的冬天,暖暖的汤,我对生活的祈求就这么高!

    又开始游泳了前天1000,昨天500,膝盖很痛,是左边的。

    最近有大把的时间去影都看电影《梅兰芳》《叶问》一部更比一部出彩。《非诚勿扰》我好期待哦!

    生活还在周而复始~我希望能有点颜色!


    分类: 说着
  • 最近混开心网,找到了不少失去或间断联系的朋友。

    我不知道开心网的宗旨究竟是什么,看在这里你每每总能开怀大笑~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有了开心势必会忽视豆瓣和blog,想不好最近在兴头上的我会怎么办,但我想平静终究是需要回归的状态。

    当开心成为风潮的时候,我开始关注身边时刻冷静的人,没错!我们需要控制~

    分类: 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