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剪完片,配完音,有点闲。开始整理回忆,发呆涣散!

     

    【2007.3 第一次起飞,栎社机场,行走厦门】



    【2008.1 雨雪冰冻的瞬间,雪一片一片】

    【2008.3 南京 扬州 镇江 “春光”乍现】

    【2008.4 魂牵梦绕 香港】


    ...
    分类: 养着
  • 这个weekend属于话剧、电影。咖啡和购物成了辅助。不!其实是点缀。

    姚晨来了,带着她的《杜拉拉》来宁波了。【杜拉拉入场通行证】

    【两个瘦姑娘儿~】

     

    票买的晚了,以至于离她好远好远,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我能看到的始终是她的轮廓,修长的身材,修长的美腿,高高的鼻梁,挺直的后背。型真不错~

    《杜拉拉升职记》看了两三次都没看完,期间有点复杂的人物关系,让我有点怕...
    分类: 看着
  • 去了趟上海,发现自己的英语不如吧女,很是郁闷~安慰自己说,这也没啥奇怪的,人家在东方明珠耳濡目染。

    下午为了给政协刻碟片,翻出了07年的带子。完后傻掉了,发现两年前的我,这么幼稚和呆板。可是当时真的没发现,没看到,没体会。

    昨晚小学同学去参加小学同学婚礼,看到了又一个小学同学。大家如此寒喧,我却想不起人家的名字。想起四个小朋友的约定,她们说长大了谁先结婚,就请其她三人吃没有蛋黄的荷包蛋。结果小滑成了我们当中的第一个,可惜荷包蛋的事情大家都淡忘了。我...
    分类: 说着
  • 从到单位来之后,我一直伴随着那个近乎和我同姓的节目《深度10分》。

    我曾无数次想把它的名字替换为《深夜10分》。

    做了两年多的这个节目,终于在间隔不断性的抗争中,我出走了。

    今年清明去扫墓的时候,老爹说:哎呀,你有白头发了。

    其实我何止有白头发,我还有黑眼圈!

    这得益于每周三晚的熬夜,从开始的熬到第二天凌晨到后来的每晚十一点。

    不是说,换了新节目...
    分类: 说着
  • 我说的味道和辛晓琪的歌无关。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味道。

    啦妈说,有钱人就该有有钱人的味道,农民就该有乡土的气息。

    我想,我们应该有中西药结合的味道。

    味道,它有一天忽然来了兴致,和我玩起了游戏。以至于我都不敢相信。

    我常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意外的吸引,常让我受惊。

    毕竟我的嗅觉有限,在范围内的人和事,真的是味道招致的吗...
    分类: 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