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想就知道,下周我是多么的碍眼。工作以来最轻松的一周就要来了,不用慌兮兮赶节目,不用若有所思地瞎操心。节目实施新制度之后,也就意味着每个月我都能休息一周,暗自爽快。

    按照部署,我需要在休息的这一周完成先锋频道的发在身边。谁叫我是急性子。每周一期的节目,我早已完成了6期的量,这也就是说,我慢慢来也没有人会来指责。杨道长说让我多做几期法在身边,然后就确定和联系下期。吼吼~心情大好

    明天上午八点半开完例会后,我打算先采一期节目,然后就开溜去染头发。做一天和尚撞一...
    分类: 说着
  • 最最可怕的日子,终于到来了。就在那个出梅的早晨,起床,出门,热气袭来。我以为我能抗得住热浪,谁知道我如此怕热。

    这两天出去采访,次次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流,今儿个早上更可怕,站在发改局12楼采访,我居然真切地感受到我手臂上的毛孔张开了,汗水涌出来了。也许是采访实在很枯燥,很乏味,才导致我注意力如此集中。

    终于怀着无比不乐意的心情,完成了这期的稿子,并且没有熬夜。写完之后,还是很不解恨。这带点历史,带点空泛,带点标榜,带点情绪的稿子实在不是我的擅长。一周写稿的结...
    分类: 说着
  • 下午14时28分,广播里传出防空警报的循环声,车子慢了,停了!14点28分,全镇海的红绿灯都变成了禁止通行的红色,司机们开始按响自己的喇叭,表达对5·12汶川地震罹难者的哀悼。

    车子正好停在沿江路的右转弯处,我看到证券大厅里的股民都跑出来,大家站在路上一起哀悼。三分钟,我们在做什么?三分钟,我们能做什么?三分钟,我们的心里在想什么?

    我在检讨,在难过,在想这样的错误,我还能犯几次。

    没有责任心,什么都无从谈起。...
    分类: 说着
  • 两年前,你的生日,我笑你又老了一岁,送给你活力四射的T恤。你告诉我说穿着它,门卫把你拦下来,问你是哪个学校的学生,你很得意,我乐开了花。

    两年后,坐在一起吃午饭,我说眼睛发炎了,你说瞎了算了。我瞎了你很高兴?你说,瞎了我给你做导盲犬,你很随意,我悄悄感动。

    两年前,我知道离开了什么都变了,可我依然很固执,喜欢也好,爱也罢,不会轻易说出口。

    两年后,我时不时会问问到底怎样,飘渺和怀疑,没安全感,很害怕。

    两年前,醒...
    分类: 说着
  • 今天是很不高兴的一天,变脸跟变天一样快。

    心情迅速从波峰跌到波谷。

    我努力地控制自己不生气,不委屈。

    我会去衡量值得与否。

    哎!无语的状态很可怕,很凄凉,很孤寂!

    什么时候可以学会替对方想想,不那么自我。哪怕只多那么一点点。

     

     
    分类: 说着